您现在的位置:淄博世纪英才外语学校>> 校友会>>正文内容

我与《论语》《老子》

   提笔间时光倒转,初中教室里的朗朗读书声仍在耳畔,窗外校门口的一角翠绿如在昨日。然而,这次大概是今后少有的机会来为母校写点什么了。感谢Miss荆,让我能够再一次回首望去,重温那四年美好。

    离开世纪英才将近一年,曾经的一切都因时间显得亲切可爱,这其中也包括我或者说我们曾一度头疼的《论语》《老子》的背诵。因为未达到可以对它们的内容加以点评的层次,我也只能略谈一下在这个过程中它们给予我的东西。

    与中华文化瑰宝的初识是并不愉快的。可以说,我是一个没有多少天赋的学生,并没有对那一堆文言文异乎寻常的热切渴望和感动,因此背诵《论语》《老子》便多了几分不情不愿的味道。最初被父亲要求,之后又是老师,总之意思一概为“书读百遍其义自现”。我也果真读了,想想也该到百遍了(其实并不漫长),却仍不知“其义”在何处。想必很多学生亦会如当初的我一样,虽觉枯燥,却另有一门心思:背过总归是有好处的,至少我可以颇有成就感地说,至少我背过。现在想来,这种想法固然不可取,但总避免不了。而我又庆幸,对于如此的智慧沉淀,最初并未有人为我详细解读或是以参考书一类的东西来指引,才使得它们在我的意识深处最终保留了洁白淳朴的面貌。

    这个过程或长或短,甚至可以说要随机缘。其实在懵懂的背诵过程中,有些种子已经种下,只是在静静地等待萌发。

    接下来的过程可以说是质变。这是求索的道路,于我而言至今为止,甚至可能是终生的。至于它是如何开始的,我想大概是某次读书时真切的投入,又或许是miss荆上课讲解的触动。

    我认为,后者的可能性大一点。

    教室里黑板的一角是初中四年每一节语文课独特的记号。那不仅是书写《论语》《老子》中一言一句的地方,更是老师将其所知所见的人生与世界展现的窗口。每节语文课的前五分钟,也就是miss荆讲评的时候,是我最接近语文的时候。尽管如今miss荆由点及面的讲解似乎已淡化,只余下她负责的教师形象和嘴唇翕动的图像,然而我明白,她所讲的内容早已潜移默化地影响了我们——教室里的每一个学生——并且这些内容终将随着时间以另一张方式展现,得意而忘言。

    当然,这些是后话。最初达到的效果是对文言知识的熟练掌握,更深一步的讲,是对掌握程度的自信。这不在于是不是难的字词都理解,而在于是不是对知道的确信。我至今仍记得教室里站起一片的“壮观”景象。当时黑板上写的似乎是“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miss荆连续叫了几个同学一遍遍问“是”在这句话中的解释。几乎所有同学回答都是“这”,然而miss荆并不满意,叫到我时,班里至少三分之二的同学都站着。当时我的心情甚至有些不悦,明明就是“这”,为什么老师要浪费这么多时间问这么多人却仍一脸不满,于是想也不想答出了早认定的答案。Miss荆问了一遍又一遍,就在我想要质疑时,她忽然笑了。她让我坐下:“好了,同学们。你们一定很奇怪,为什么一样的答案不一样的结果。其实‘是’的意思一般而言都是‘这’,我们讲过很多次。然而,只有一个人坚持了对的答案。”

那一刻,我很自豪。可以说,我第一次强烈的感受到,我所学已为我所用。也许就是从那时起,我开始觉得文言文不再晦涩难懂,甚至仿佛它们早在那里陪伴了我很久。直至现在我依旧认为那时毫不犹豫的自己是值得骄傲的,即便在老师似乎怀疑的目光中也坚持着自己认为对的答案,即便错,也错得有风骨。

之后,我们讲完了《论语》《老子》,而那个时候,中考已然走近。在埋头学习的时光中,文化瑰宝的身影似乎已离我很远,而其实,那几年是我与它们最接近的时候。也许是临近毕业的缘故,每个同学以及这个学校过去的点点滴滴愈加清晰地浮上心头,包括我自己的过去。我想起了与miss荆的一次谈话,她说,“也许你是外方内圆,但不论如何,心里要有一把不变的标尺。你要经历的事还有很多,不能因为别人达不到你的要求而次次生气,不要总希望别人迁就你。我们不是讲过么,‘水善利万物而不争’……”那时我忽然清楚地感受到了古人智慧的力量。一向执拗的我接受了miss荆的建议,向着“不争、无为”努力靠近,并且我渐渐发现,原来这些早在我的头脑里萌了芽,以至于我如此淡然地接受它的成长。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感受着这些思想带给我的平静,让我心无旁骛的学习。

直到初四在一次模拟考试中失利。老师和同学都知道,当时的我突然变得沉默、易怒而怀疑。其实没有太多的自责,只是对未来的担忧,毕竟中考近在眼前。自以为不在乎的东西原来这么重要。我害怕初中的努力即将付之东流,我害怕让班主任失望,我害怕优秀了这么久结果会令人不敢正视。我心里清楚地明白,是表面充实的学习生活下的空虚让我浮躁、彷徨和虚假的自信。我重新静下来,开始做一件许久没有做过的事情:反思。一心想要平复心情的我,已不记得所读的书里的传奇故事,只想起一句话,“夫唯不争,故无忧”。“学习是副产品”,而名次只是学习的副产品,就是因为我太在乎名次导致心态的波动,才适得其反。之后的备考很简单,我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放下。放下过去的所有成与败,做好手头的工作,仅此而已。

事情渐渐回到了正轨。在冲刺的阶段,我没有时间读书,只是常常回想,回想那些我读过的,虽然语言模糊不清但精神犹在的内容。我发现自己读的中国的书籍并不多,然而这些却占据了我头脑的大半空间。平淡无奇的生活居然让我渐渐体会到了文言文中训言一般的语句的魅力,曾经的苦涩无味现在看来确是精华的智慧。当我感到吃亏的时候,我会想起“天地所以能长且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长生”;当我想要为自己的一点点成就博取赞美时,我会想起“夫唯不居,是以不去”;当我骄傲时,我会想起“将欲废之,必故兴之”……

然而这又是一个漫长的阶段,漫长到常常失去方向。比如现在。在进入高中后,我一度茫然无措。在写这篇文章的同时,我发现自己已然丢失了许多重要的品质。所幸现在发现不算太晚。而这也是这个阶段必经的过程,一次次地动摇,一次次地校正,终将慢慢成长。

最后的阶段是没有终点的。在经历漫长的过程甚至艰苦的磨砺,所学的道理才会真正的蜕变,而不再像从前那样一闪而过地点亮内心,成为内在的从容。如同曾经的种子终于在风雨中顽强的长成一片森林,汩汩清泉流经千山终于汇集成一片汪洋,用一种新的气魄与淡然构筑新的灵魂。这时回头,人生的色彩也将从最近处的斑驳刺目,成为远处看时的和谐。尽管我不知道,在今后信息化、物质化的时代里,能否再有人一步步脚踏实地地走入这个阶段,但在我的想象力,那应当是个相当寂静却又充实的世界。

最后,我希望尽早开始这一段旅途的人越多越好。因为早一秒开始,就会多一秒独特的体验;而每一个人的每一分体验,都是对那两万言其中的内涵又一次的实践与延续,都将为世界注入一份仁与爱的气息。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