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淄博世纪英才外语学校>> 泥巴书友会>>正文内容

《寄居者》感悟

严歌苓生于上海,在安徽长大。在知识分子家庭的熏陶下,从小 阅读了大量的文学著作,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她前半生戎马中国,后半生寄居海外,跟随曾为外交官的丈夫劳伦斯游历各个国家。

12岁,严歌苓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作为舞蹈演员。20岁时,严歌苓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担任战地记者。那些伤员对生命的渴望,深深震撼了她。从此,她成了各种反战活动的积极分子。从前线医院回来后,严歌苓含泪写下一些诗歌、短篇小说,并开始在军区报纸上发表文章。1978年发表处女作童话诗《量角器与扑克牌的对话》。1980年发表了电影文学剧本《心弦》仅仅只有二十余岁的严歌苓开始在文坛崛起。自1983年起,严歌苓从成都军区文工团调到铁道兵政治部创作组任创作员。继《心弦》之后,严歌苓相继创作了《残缺的月亮》、《七个战士和一个零》、《大沙漠如雪》、《父与女》、《无冕女王》等大量的电影文学剧本,这些剧本虽然由于种种原因许多未能摄成影片,但从中不难看出严歌苓超人的艺术才华。生长在和平环境中的严歌苓,常常把目光投入硝烟弥漫的战争年代,在描写气势弘大的战争场面的同时,又能加入自己独特的视角,形成了自己独有的艺术风格。随后,严歌苓进入鲁迅文学院作家研究生班,与莫言,余华、迟子建同学。为了把戏剧冲突较强的故事写得贴切,她选择多接触与故事中人物类似的人,走访各地采访,搜集资料。此后的十多年,她写出了《一个女人的史诗》、《穗子物语》、《第九个寡妇》、《白蛇》、《小姨多鹤》等,几乎每部都获得国内外重要奖项的作品  2009年,严歌苓再次创新笔触,出版了关于二战期间的上海与犹太族人的故事《寄居者》。  

《寄居者》内容概要故事发生在抗战期间的上海,由女主人公May就是“我”在晚年讲述给一位传记作者听May在1939年的上海,爱上一名刚刚逃离集中营上岸的犹太男子。那时赶上约瑟夫·梅辛格臭名昭著的“终极解决方案”就要实施,为让爱人去美国,“我”临时在上海抓了个救星——另一位美国青年——做自己的丈夫。乱世中,小人物们开始一串连环套式的命运救助,最后,“我” 用“爱人”的钱赎救了“丈夫”,用“丈夫”的护照让“爱人”脱险,同时,以毁掉对爱情的原始理解和信念的方式,去实现了爱情……

这本书更适合漂流在外的人看,她把尊严,欲望,残暴,人性很好的结合在一起。看完后真的明白了很多,比如在战争面前,一切财富都不复存在,包括精神财富。但后者至少可以剖析某些东西,来作为你不会输得很惨的筹码。我一直都很搞不懂神秘的犹太人,也很同情他们比中国人拥有的很深沉的流浪情怀。被迫害的我们有自己脚下的土地,而他们似乎在拿自己的灵魂对抗人类的兽性。也许看完这本书后,会对犹太人的历史有更深入的了解。上海,在那个时代本身就是一个大熔炉。我所说的大熔炉极具贬义意味。如今很多上海人的性格体系就从那个时代建立起来的吧。最底层的外国佬看不起当地人,当地人只有拿外地人出气了。作者说的很对,我们就生活在循环的歧视中。只是寄居者,也可以有自己的家园。请保留自己心灵深处最枝繁叶茂的美好,那些美好才是我们永久的家……

严歌苓俨然已经快成了品牌。文字在严歌苓手上,炉火纯青出神入化,她意念动处,文字也随之起舞,任何一瞬都是绝好的意象图画。她的人物都在一个比较严峻的环境中间出现,尖锐严峻的生活状态跟她描写的人物性格发生特别剧烈的冲撞。电影《梅兰芳》的编剧之一,却作成为了电影宣传的一个噱头。因为她这几年在国外写的书,部分在国外、几乎每一本在国内都很畅销,很多都被改编成了电影或电视剧,成了十足的商业作家。严歌苓的小说故事性、情节性、戏剧性强,本来就适合改编成影像作品。但她的小说不全靠情节取胜,简短的文字,淡淡的叙述,虽然弥漫着一种女性的忧伤,却也有一种悲悯的情怀,对一个个或在文革、或在战争年代、或背井离乡远赴重洋这些特殊历史背景下的小人物,寄予了莫大的同情,赋予他们强大的抗争不公平生活的力量。普通小人物,在某些特定的时间和空间内可以积聚力量、迸发出顽强的生命力,正是这些貌似平静表面下的活力让人唏嘘,让人感动。每个人都是一本书,严歌苓,让我们真的见到这些鲜活的人,体会这些耐看的书……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