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淄博世纪英才外语学校>> 太阳湖>> 教师作品 >>正文内容

疙瘩汤

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

  妹妹特意从上海赶来看望爸爸妈妈。

  好几天前老婆就跟我商量,要请妹妹吃点什么。妹妹长时间居住在北京上海,见惯了天南海北的各色美食。老婆说,去博山吧,好歹还有点特色。我说,哪也别去,就在家吃,我做一锅疙瘩汤,保证她吃得满意。

  疙瘩汤是妈妈的拿手饭。当年每逢爸爸出门回来,她都会做疙瘩汤。春葱切半寸长小段,小脆青萝卜切火柴梗粗细长条,提前用凉水发好干贝(没有也可用蛤蜊肉代替),去筋皮,洗净泥沙,备用。油温七成,放入葱段,爆香,加水。就开始拌疙瘩。妈妈拌疙瘩,我就给她烧火。妈妈说,要记住,拌疙瘩一定要用冷水,水要一点一点地倒入面粉里,而且一边倒一边搅拌,这样拌出的面疙瘩才会又细又匀。千万不要急,一着急,就成了大疙瘩或者成了浆糊,不好吃了。你爸爸出门苦哇,腊月里出门划玻璃,下了雪,一双布鞋里进了雪水结了冰都不舍得买双胶鞋,但是每次回来总不忘给你们姊妹仨买点好吃的。你爸爸喜欢吃疙瘩汤,他回来的第一顿饭就是疙瘩汤。

  我说,今天这顿饭我来做吧。妈妈说,还是我做,你爸爸习惯了吃我做的。我说,不用我烧火了,我炒个鸡蛋粉条吧,也好久没吃了。妈妈说,好。等我炒好鸡蛋粉条,妈妈的面疙瘩也拌好了,待水滚起,轻轻撒到锅里,约摸两三分钟,看面疙瘩成半透明的颜色,放点盐、胡椒粉,淋点香油,就成了。

  这顿饭吃得很沉重。爸爸吃得很慢,他的胃不好;我心里想着的很多很多话现在却说不出来,只是大口大口地吃饭;妹妹一边吃一边流泪。妈妈也要吃一点。我说,你有糖尿病,大夫说不能吃面食。爸爸说,吃一点不妨事的,好久没有这样吃饭了。我和妹妹便不再反对。妹妹抢过去给妈妈盛上满满一碗疙瘩汤,我给他夹点鸡蛋粉条放碗里。这么多年来,我们兄妹几个天各一方,聚少离多。独留下父母在老家。每次听说我妈一个人住院,我的心就如刀割一般疼!

  我曾经不止一次想过让他两个来我这里,一来城里就医条件还是方便些,再就是早晚我能好照顾照顾他们,我也放心。但是每一次都是住不上几天就要回去。原来我还能每年回去几次,现在各种忙,回去的也不多了。我于是多给他们点钱,或者买点东西什么的。妈妈不要钱,她总是让我给她买点吃的,说等我们回去给我们做着吃。要不就是给我打两把刀,或者给我做点红薯粉条,让我开车回去拉。我说用不着,这边什么都有。他就说买的东西不好。这两年,我发现妈妈吃酱油很多,隔几天就给我打电话说家里酱油吃完了,下边酱油不好,让我回去捎几瓶。我说你血压高,酱油少吃点,然后给弟弟打电话让他买酱油。弟弟在电话里说,你过年回来买的酱油还没吃完呢。

  ……

  吃完饭,我们坐在一起说闲话。我说,妈妈,疙瘩汤可还好吃?她说,好吃,用家里的大锅做出来会更好吃。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