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淄博世纪英才外语学校>> 董事会>> Mr.刘作品>>正文内容

柳树——校园物候志之六

     太阳湖既成,环湖种植了多种乔木、灌木和草本,有人建议,湖岸种几棵柳树吧,不用种多就种三棵。柳树就是垂柳,也叫杨柳。在很多人的心里,杨柳到底是一种中国元素。

    自然,种植三棵杨柳,不致于冲淡校园的欧式风格,以留出更多些空间种植杂木,形成湖滨林区植被的参差之美,更重要的是,“三”又决不失其寡。

    在中国传统文化里,“三”可是个不可小觑的角色。远在春秋时期,道家始祖老聃在函谷关前写就五千言的《道德经》,以“道”解释宇宙万物的演变,认为“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老子的道乃自然之道,即“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耐人寻味的是,两千多年前以朴素唯物主义为基本特征的道教文化精髓,在“三”的解读上竟然与人类另一种文明——基督教文明惊人地雷同。在基督教经典《圣经》中三也被奉为圣数。由于基督教“三位一体”(即上帝有圣父、圣子、圣灵三个位格一个神性本质)的教义,使得这个数字同样具有了“神圣”的含义。我因为这一发现而兴奋得一夜未眠。我被这一发现弄得痴迷和陶醉,痴迷和陶醉之后又陷入更大的憧憬与迷惘。我在被窝里翻来倒去,脸埋进枕头心里却大睁着眼睛。我好一阵为自己难过起来。随着年龄的增长,早已过了知天命之年,我却愈发时时独自难过。难过的是终归是半生虚度、未能建立起一个较完备的人文知识体系,往往在遇到陌生诘问学术门槛时一筹莫展,尽管这诘问和门槛后面也许就是风光无限的另一洞天。譬如关于“三”的学问,如若我是有备之人,这样一个选题岂会被我轻易放过。可是现在,我也只能望尘莫及了,希望有后来者看到这里,能够重拾无奈遗落的响箭,在箭头的火药尚未失效前,投向已经不远的目的地。面对《道德经》和《圣经》对“三”的偏爱,我只能说,不论哪一种文明,在睿智的人们那里,他们解释世界的时候,不是不谋而合,就是灵犀相通。故东汉经学家和语言学家许慎一言以蔽之,“三,天地人之道也。”(见《说文解字》)许慎说这话的时候,耶稣刚诞生不久,应该没有听到。时隔1881年以后,在距离许慎的出生地河南郾城不足600公里的淄博腹地,三棵杨柳栽到了太阳湖一侧,当年成活,当年婀娜有姿,贯通中西的精、气、神便全有了。

    其实种植杨柳还有一个功利心,那就是柳树极易成活。你想啊,校园初建,绿荫奇缺,大家对树木成活率的渴求情由可原,而柳树几乎是最堪当此任的角色。

    柳树,落叶乔木,旱涝不能侵,寒暑不能移,插一根树枝就扎根,实在可人至极。我国的柳文化在东西方文化的交汇中几乎是最具地标性的。插柳、折柳、射柳、赏柳、赠柳、咏柳,在绵延数千年的文化长河中推波助澜,抒写出荡气回肠、蔚为壮观的人柳不了情,海量的文化遗存多到无法计数。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诗经•小雅•采薇》)一位久戍之卒在归途中的抒情伤怀,第一个拿杨柳设喻,便把中国式的家园之思定格了三千年,成为“诗三百,思无邪”的生动体现,可谓千古绝唱。杨柳甫一被赋予人文内涵,时间和空间的阻隔便再也未能遮掩它烁烁其华的光焰。春秋有鲁国人展获,爱柳甚切,改为柳姓,就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东晋的陶潜陶渊明,草堂前栽下五棵柳树,自号“五柳先生”;现代画家、散文家丰子恺写下一篇《杨柳》,说如果要我只赞美一种树木,我就赞美杨柳,因为杨柳的“贱”。丰子恺的“贱”是正话反说,他说,杨柳“不是不会向上生长。它长得很快,而且很高;但是越长得高,越垂得低。千万条陌头细柳,条条不忘记根本,常常俯首顾着下面,时时借了春风之力,向处在泥土中的根本拜舞”,他还索性将自己屋子取名为“小柳屋”;海派画家郑午昌,因画柳传神,人称“郑杨柳”。郑午昌以杨柳屡遭摧折而不屈服的顽强生命力,来比喻不屈不挠的中华民族,没有完全沿袭古人画柳大块泼彩以求烟岚之效,而是大胆用线,在色块上酣畅淋漓地拉线,直到尽兴而止,把一棵棵杨柳画成了一团团旷世绝响的焰火方才罢休,他的杨柳图才不似前人,才具有了别样的情绪和风骨,这是“郑杨柳”之所以是“郑杨柳”的奥秘所在。画品即人品。“八一三”事变以后,郑午昌蛰居上海“孤岛”,惟藉诗画感时忧国。“艰危历尽一心孤,热泪和缘国事枯。何当绿杨村雪夜,倚炉为补岁寒图。”这是遥寄在武汉致力于抗日救亡的何香凝的一首诗。1944年,郑午昌又与梅兰芳、周信芳、吴湖帆等20人,缔结《甲午同庚千龄会》,誓不为日本帝国主义服务,展示了一代爱国文人的民族气节。   

    冬去春来,屹立在太阳湖南岸的三株杨柳,真的不负众望,一年四季舒展着或肥或瘦、时挺时柔的枝条,寒风料峭时它依然摇曳着细丝铁线,扑扫着灰暗的天色。南方的季风一到,它丝丝缕缕的柳丝上,便急切地吐出一粒粒鹅黄,向人们报告春天到来的消息,旋即便雍容地堆青簇翠了。

    有一年,其中的两株杨柳招了虫害,枯死了上端的一根粗枝,不想它们竟有毅然壮士断臂一般的决绝,那惨不忍睹的伤疤,由他去吧!从病患处以下数十公分处新发一枝,并且不日即后来居上,重新在树的上方顶起比原来更大更茂密的树冠。也许是慑于柳树柔情外表下的丈夫气概,曾经无情侵蚀柳树的荼毒菌害,再也没有能近柳树的身。如今,这三棵杨柳已经是太阳湖上不能忽略的风景。

    杨柳还进入了中国古代阴阳五行学说的视野。被人们无数次用来形容柳叶眉、杨柳腰等古典美女特征的杨柳,在该学说里一反人们的既定思维,属典型的阳性植物,因此古人常种植柳树来避邪和招引风水。阴阳五行学说是我国古代朴素的辨证唯物的哲学思想。借助这一学说还形成了我们的中医医学理论体系,自然不会是空穴来风。当然,不管柳树避邪准还是不准,那三棵大柳树就站在那里,反正谁走进学校的大门,你看不见它,它却早就已经看到了你。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