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淄博世纪英才外语学校>> 董事会>> Mr.刘作品>>正文内容

梧桐外传——校园物候志之二十八

校园物候志之二十八

梧桐外传

 

今年闰四月。按照古时说法,梧桐不仅知秋而且知闰,每天路过那些高大的梧桐树下时,总自觉不自觉地昂起头,盯住某一簇枝叶,在晃眼的天光底下,企图数清每一片叶子的数目,十二片还是十三片。

梧桐树着使太高了,脖子仰一段时间,酸,疼,数数也不了了之。有天光刺眼,那是阔叶间的漏隙太小,光线太锐的缘故。相反,高天背景下的梧桐树体巨大,树干通体碧绿。枝叶茂密,硕大的叶子恣意舒展又层层累加,是一片片没有过度的饱和至极的梧桐绿。看得越久,眼睛的舒适感和温润感会油然而起,血液深处储存的远古时对绿的记忆,会丝丝缕缕地醒来,把沉睡已久的眼睛睁大。幸福如期而至。几乎没有哪一个单株的树种,能够给予我们这样的启发、通感和想象。这是一个瞬间便完成的转换,这种转换叫我们感喟生命的伟大和神奇,更感喟造物主的鬼斧神工。

如果校园里的五十棵梧桐都四肢壮硕全灵全息,那就是五十座华夏氏族的精神家园,就是五十个安放自己灵魂的栖息地,起码它是一面镜子,不是反射而是任我们洞见自己的心灵系于何处。十分遗憾,梧桐树初进校园时,人们不知道大驾光临,还以为是某种常常被弃之不用的劣质品种,尤其是叶下产生的絮状物滴落在衣物上、道路上,又黏又黑,被误解为树叶天生分泌,殊不知是梧桐正遭受虱灾之苦,树虱的寄生残留,不时地代谢,给了人们避而远之的口实。十几棵正值青年的梧桐被削去头颅,留下一人高低的树桩,逼它像灌木一样地生长,枝叶触手可及,不至于像从前居于高空,居高临下,使那些分泌物四处飘散,波及四邻,无端遭受路人的白眼。有人极不高兴了,一猜便知是谁。此公忿忿曰,稚童顽皮,头上招了虱子,岂能把头锯去?是谁已不重要,重要的是人们知道了此树乃声名赫赫的梧桐,再也不敢冒犯,在梧桐面前谨小慎微,决不至于犯同样的错误。

大部分被斩首的梧桐都憋死了,是委屈至死。小学公寓楼西侧与第一运动场之间的那一溜好几棵,竟然不计前嫌,春来枝叶华发,再叙往年的阴翳蔽日。“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说的正是梧桐,好气量,好大度,此乃真君子也!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