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淄博世纪英才外语学校>> 董事会>> Mr.刘作品>>正文内容

野草莓——校园物候志之三十

 

校园物候志之三十

野草莓

 

今年春天,太阳湖西侧的甬道两侧长满了一大片野草莓。闰四月初的一天,有人告诉我,那些野草莓结果了。我的脑海中,便一下子联想到我曾经见过的野草莓的模样,没有光泽的蛋形绿叶,边沿锯齿状。白的小花长在茎端,小巧的果实鲜红鲜红的,甚夺目。它们连缀成一片,匍匐在地上,年复一年地生长。几乎看不到白色的小花和鲜红的浆果并存的局面,开花的时节,说一声开,呼啦一下就是一片,但是也容易与其它野花掺杂在一起。而浆果一出现,立即便与其它所有的浆果区别开来,鲜艳,水灵,令人顿生怜爱,具有天然的叫人欲罢不能的魅力。我曾在青海互助北山林场红桦林潮湿湿冷的浓荫下见到过它们,还在淄川涌泉村的山间乡居的屋檐下见到过它们,今天,校园里的湖滨一侧,又有了它们小精灵一般的身影,综合这三处地方,可见野草莓的对生长环境的要求,应该是北方植被生态良好的那种通透荫湿。

南方也有野草莓的,那里还有个名字叫蛇蛋果。因为鲜红、艳丽、诱人,仿佛只有神出鬼没的灵蛇才能下出这么漂亮的蛋,也从一个角度说明野草莓与蛇一样,都是对湿凉的半隐蔽环境备感惬意的。否则人们不会把野草莓与蛇相关在一起。因为这种联想,小孩子们往往被告诫野草莓不可采食,吃了会死人。山野里许多美丽的东西都被告诫切勿采食,包括色彩鲜艳的花蘑菇,犸虎坠子,花蘑菇有毒,古时候一定有人吃过它而丧命,因此迁怒于一切过于美丽的植物坚果、浆果。犸虎坠子是枸杞子,不但能吃,还吃了长寿,可见有些古人的衷告拘泥于保守。对一切现成说教的质疑,以及对一切秘境的探索,构成了儿童全部的精神世界。在青海互助的原始森林里,我吃过从地上摘拣的野草莓,其香和甜,大棚草莓不可望其项背。

采摘野草莓的战战兢兢和咀嚼野草莓惊心动魄的过程,充满了挑战和刺激,成为儿时原汁原味的代名词。这种充满原始新鲜、奇异、惊悸的,伴着冲动、刺激的短暂甜蜜,在艺术家手里被植入新的话语情境。

1957年,瑞典大导演英格玛·伯格曼拍摄了同名影片,被称为战后欧洲最成功的电影。让我们部分地借助现成的语句简要陈述故事梗概。

七十八岁的伊萨克的一生行将走到终点。行医五十年后,伊萨克将接受荣誉授勋。临行前晚上,他梦见自己被棺木中的另一个伊萨克紧紧抓住无法挣脱。醒来后的伊萨克焦虑不安,他决定驾车去斯得哥尔摩,顺路探访故居,寻找内心起伏不定的答案。汽车经过儿时度假的小屋,故地重游,伊萨克开始回忆往事。伊萨克年轻时忙于学业和未来,冷落了深爱的未婚妻萨拉。花花公子堂弟趁机俘获了萨拉的心。离开小屋时遇上搭便车的酷似萨拉的姑娘和两个小伙,见到他们青春活泼,伊萨克暗自后悔辜负了大好青春……他们在斯得哥尔摩参加了伊萨克的授勋仪式,尽管仪式隆重显耀,伊萨克依旧沉湎于往事的回忆和深深的自省中。影片的结尾,伊萨克再次入梦。在梦中他看见父母在美丽的湖畔相互偎依,湖光山色风景如画。睡梦中的伊萨克眉目舒展,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在经历了重重疑虑、悔恨和自责之后,伊萨克终于得到了内心的平静。有人这样评论,影片“暗示了瑞典短暂夏日的美妙,也暗示了在我们在被责任和自我克制驯服之前人生中最美妙的时刻。” 影片中那位美少女往小篮里送草莓时,不时吮吸一下流到手指上的草莓汁的镜头,成为一代又一代人内心的永恒。

我以为,野草莓于2012年之夏在太阳湖滨开花结果,显然是有备而来。

这天下午,我起身向太阳湖走去。在那片野草莓地里,我遇到两位在那里徜徉的男生,我问,有什么发现么?他们说在看草,这里的草长得很绿。我说,不是有野草莓么?是,这一大片都是,但野草莓都让鸟给吃了。是么?是的,那两位男生说,是鸟衔来了花的种子,种下这片野草莓,然后它们在成熟以后回来吃草莓,再把种子传播到别处去。

两位男生走远了,我还站在远处。

我不知道这是源于他们的观察,还是来自教科书,但,这话语本身已然美丽。

托尔斯泰有一篇散文叫《我的忏悔》,其中讲了这样一个故事:一个男人被一只老虎追赶而掉下悬崖,万幸抓住了一棵生长在悬崖边的小灌木。此时,他发现,头顶上,那只老虎在虎视眈眈,低头一看,悬崖底下还有一只老虎,更糟的是,两只老鼠正忙着啃咬悬着他生命的小灌木的根须。绝望中,他突然发现附近生长着一簇野草莓,伸手可及。于是,他拽下草莓,塞进嘴里,自语道:“多甜啊!”

是啊,儿时的无忧生活,甜蜜得叫人陶醉,却转瞬即逝,永不再来。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