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淄博世纪英才外语学校>> 渊泉>>正文内容

潇洒庄周

潇洒庄周

李舒心

我觉得,在先秦诸子中,最有魅力的莫过于庄周。

他是孤独的,可是他享受这种孤独。没有人理解他,倒不如一个人活得清闲。

他是潇洒的,在所有人像看疯子一般看自己的眼神中向孤独走来。他的潇洒源于自然,他把自己化为自然:在《逍遥游》中,他是北海的大鱼,又是扶摇九天之上的大鹏;在《齐物论》,他又成了一只变化莫测的蝴蝶,多么可爱的蝴蝶啊!

有人笑话他傻,连蝴蝶与自己都分不清;他笑话世人痴,浑浑噩噩,不懂大道。众人皆醉,而我独醒。他哪里是分不清啊,他比谁都看得清!在这个利欲横行的时代,他就像一只小小的蝴蝶,飞翔在干枯的沙漠中,想要飞远却力量单薄无可奈。其实真正干枯的不是沙漠,而是人的心啊!

庄子厌恶世俗,厌恶盲目迷信。宇宙一切都是有规律可循的。他去了解世界,了解自然。但就算是了解了世界,了解了自然,他也难了解人心。人啊人,拼命地去追求功名,甚至不惜损害别人的生命,为的是什么啊?所以他选择了无为:他清楚地判定自身与外物的区别,辨别荣誉与耻辱的界限,不去急急忙忙追求什么,轻盈而美好地做只蝴蝶。

故曰: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

他不是神,他是人,他是精神世界完全超脱物外的人,道德修养与思想修养臻于完美的人,与宇宙与自然融为一体的人。

据说,他的名声当时就惊动了楚王,楚王派两个使者来请他去做官。他却优雅地拒绝了。他去梁国,梁相惠子“搜于国中三日”,他无情地嘲弄了惠子,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没趣。他依然很穷,但是却更能显出他道德的高深。他说:“人之生也,固若是芒乎?其我独芒,而人亦有不芒者乎?”他的一生只为了探索是与非,为与不为。他知道这一生的时间太短,死亡是自然而然的事。所以他不畏惧死亡,反而认为死亡是神圣的,对于自己被束缚的灵魂来说,死亡便是解脱。

于是,他带着孤独走了,潇潇洒洒,不追求,不在乎,留给后人的是他的一个背影,和他深沉的哲学。

                                                                                                                          (《渊泉》2016年第六期)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