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淄博世纪英才外语学校>> 渊泉>>正文内容

阿黄之死

阿黄之死

孙寅

 

阿黄是一只流浪狗,它是去年暑假期间来到学校的。没有人知道它是从哪里来的,也没有人知道它原来的名字,只是因为它的毛色是土黄色的,所以大家就叫它阿黄。我第一次见到的阿黄,它还是一只 “草木皆兵”、“惶惶如丧家之犬” 的落魄狗,瘦骨嶙峋,弯腰驼背,拖着尾巴,身上脏脏的,眼光散漫,却又时刻警惕的观察着周围。它不会“摇尾乞怜”。当你在前面走的时候,它会悄悄地跟着,时刻与你保持着安全距离。当你突然停步转身想看看它时,它已经迅速地跑开了,根本不给你仔细观察的机会。它很少叫,所以你很难察觉到它的行踪。我想,最初的主人也许对它非常好,它才对人这么依恋;之后又受到了来自人类的巨大伤害,所以才会这么惧怕人。

暑假里学校只有后勤部门上班,大家都很忙,与阿黄只是匆匆打个照面,倒也相安无事。新学期很快开始了,校园里热闹起来,到处充满了孩子们的欢声笑语,但是阿黄还是赖在校园里不走。考虑到孩子们的安全问题,学校中形成了两种对待阿黄的态度:一种是同情阿黄的,感觉和她相处了这许多日子,基本上都没有见它叫过,连校园里的流浪猫都可以欺负它、抢它的食物,它怎么会咬人呢?另外一种认为它毕竟是个畜生,还是有潜在的危险性,应当驱逐。两种意见没有形成辩论,因为孩子们的安全是第一位的,不能有任何假设。本着安全第一的原则,数支打狗队进入了校园。然而在数次打击之后,阿黄竟然活了下来,校园里茂盛的绿化带给了它生存的空间。其实校园里还有许多的流浪猫也是“负案在身”,它们身上长着跳蚤,在教学楼大厅的沙发上尿过尿,甚至在宿舍楼里和孩子们“捉过迷藏”,却没有人提出要消灭流浪猫,相反还有很多人喂养它们。是因为狗的体形比较大还是名声不好呢?或者是猫儿长着一张讨人喜欢的脸?那是以命相搏的日子,对打狗的人来说只是能否吃到一顿狗肉大餐的事。对于阿黄,却是生存还是死亡的问题。劫后余生的阿黄之后行动更加诡秘,像个幽灵一样在校园中游荡。

几个月后事情出现了转机。也许阿黄在与人类的交往中,渐渐明白了:它必须远离校园中的孩子们才能保障自己的安全,于是它转移了活动地,把主要的活动区域放在了公寓楼周围,这里学生们是走不到的。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阿黄与楼上住户的小公狗“谈起了恋爱”(这时我才知道阿黄是个“她”) 。每当女主人出来遛狗时,娇小的小狗总是“汪汪”地叫个不停,非常的神气。虽然这会让你感觉到“狗仗人势”,有点吵,讨厌!可不会真的害怕,因为它的体型实在是太小了,一点也不会感觉到来自他的威胁。阿黄这时总会讨好似的跟在她们的身旁,一会儿跑左边,一会儿又转到右边,除了没有脖子上表明身份的项圈和链子,阿黄已经把自己完全当成这家的一份子了。直到女主人和小狗要回家了,阿黄会保护她们到楼下,目送她们离去了,还恋恋不舍地站在那里,直到完全听不到小狗上楼的声音了,才懒懒地趴在单元门前树丛里她临时的家。爱屋及乌,阿黄也会得到女主人的同事们提供的食物,终于不再每日饥肠辘辘,她也有时间可以在午后晒晒太阳了。这可是她一生中为数不多的快乐时光。她的眼光不再迷离,眼神中看到了希望。她也会向给她食物的人摇尾巴示好,并放弃了长期保障自己活下来的与人类的“安全距离”,生活进入了一种平衡的状态。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着,我们也已经习惯了在公寓楼前常常看到阿黄的身影,或是偶尔听到她与野猫争食时的叫声,却并没有感觉她对我们有多么大的威胁。

美好的日子总是那么的短暂,忽然之间感觉几天没有看到阿黄了。偶尔和同事们谈起,有人说:“冬季是吃狗肉进补的季节,也是偷狗的高发季,阿黄经过这几个月的‘调养’,也壮了,也肥了,八成已经被偷走炖了。”说话的人只是随便一说,并没有真的去调查过,毕竟阿黄只是一只流浪狗,她的生与死没有人会真的关心。我却感觉阿黄是让“爱情”冲昏了头脑。还有就是大家对她的怜悯,反倒让她丧失了警惕,给了盗狗者以机会。我深信自己的这种推测,阿黄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人类从一出生的时候就分出了高低贵贱,或是富二代,或是寒门学子,然后才有了无数梦想成功者的“我的奋斗”。上帝安排狗狗投胎的时候,是不是也有宠物狗与流浪狗之分呢?狗狗是不是也有机会创造属于它们的奋斗呢?神说:它们本是人类,只是因为上辈子做恶太多,这辈子被投胎成了狗狗。阿黄就是这样一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又不知道去了哪里的狗狗。不管怎样,祝福阿黄!

                                                                                                                           (《渊泉》2016年第六期)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