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淄博世纪英才外语学校>> 渊泉>>正文内容

寻梅记

寻梅记

刘霞

久闻太阳湖畔蜡梅清雅绝俗,为暗香高品,恨不得见久矣。去岁冬月癸丑,天雨雪,两日不绝。俄见朋友圈有培国先生发蜡梅浴雪图,含苞待放,别有韵致。雪霁,遂约才子贾亚军踏雪寻梅。

太阳湖独处西北一隅,方丈余,明丽可爱。沿湖多植松柏榆柳,间以四时花蔬。自角门而西,树头负雪,为叠云,为美琚。又其下,则见一幽径,洞深杳渺,不可知其源。地雪不盈寸,鲜足印两行,蜿蜒而前。心疑培国先生在前,大喜。予二人逡巡入。径颇狭,容一人行。遍迹之,不得梅踪人影。是时烟销日景,幽阒静悄,别有天地,疑非人间。余谓此境真大自在处,入此中,目厌绮丽,耳厌笙歌,身轻,气爽,心定,神闲,可进,可退,可悟小过,可参大道。逾时,始惨然归。

适沈哲先生行此,余以梅问。沈笑,指以身后。予二人敛容细视,疏枝二三,伶仃不一状。苞数粒,大如秋菊未绽,色若春柳新发。予怊怅若失。古人谓梅以曲为美,直则无姿;以欹为美,正则无景;以疏为美,密则无态。是梅身则直,影则正,枝则密,无姿,无景,无态,直尔无理,无情,无趣!贾颇不以为然,曰:“似此则龚定庵之病梅也。梅之在遇不在赏。遇者,如名门闺淑,不可即得,不可强求;赏者,如市肆姬嬛,人人得而媟亵之矣。”予不言。缄默中幡然一悟,此梅非彼梅也!方知二人各言各语,心游已远矣。

极目远眺,天地一白,万籁俱寂,予被红襦,贾着蓝袄,穿花度径,不胜欢愉。初,予深以访而不遇为憾。转思贾言,始释然。算浪漫已过,亦无憾。

                                                                                                                                    (《渊泉》2016年第三期)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